判決書常用助動詞研究

來源: www.0887184.live 發布時間:2016-07-22 論文字數:39280字
論文編號: sb2016072015565115789 論文語言:中文 論文類型:碩士畢業論文
本文是法學論文,本文選擇以判決書中的常用助動詞為研究對象,來觀察分析其在判決書中的使用情況,從而探析助動詞在判決書中的一些使用特點及存在問題,并提出相關建議。
緒   論 
 
一、研究內容與研究意義
在司法體制改革的大背景下,陽光司法越來越受到推崇。為了深化司法公開,法院進行了一系列重大舉措  ,其中就包括裁判文書的公開,而判決書作為裁判文書最主要的一種,其公開問題就顯得尤為重要了。早在 2009 年,河南全省法院裁判文書已在全國率先上網,引起了不小的沖擊。之后,判決書上網問題越來越受到關注。在 2013 年 11 月 27 日召開的全國司法公開推進會上,最高人民法院就提出要建立完善審判流程公開、裁判文書公開、執行信息公開三大平臺。①此外,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在互聯網公布裁判文書的規定》的規定,除了第 4條的除外條款外,人民法院的生效裁判文書自 2014 年 1 月 1 日起將全部在互聯網上公布。由此可見,日后各級人民法院對判決書的書寫都將會有更高的要求,以便更好地保障司法工作的順利開展。 眾所周知,判決書直接關系到當事人的切身利益,因此其在語言文字的應用上需要法官字斟句酌。 而日常語體里的常見助動詞在立法語言及司法文書中也相當常見,且在法律語體這種特殊的語境中,由其構成的助動詞句②具有一定的法律功能意義。目前法律語言中關于助動詞在立法語言中應用的研究已有不少,包括專著和一定量的論文。而關于司法語言中助動詞的研究則相對匱乏,因此,本文選擇以判決書中的常用助動詞為研究對象,來觀察分析其在判決書中的使用情況,從而探析助動詞在判決書中的一些使用特點及存在問題,并提出相關建議,希望能對實踐有一定的幫助。
......
 
二、相關研究綜述
漢語學界對于助動詞的研究經歷了一個漫長的發展過程,從 19 世紀末的《馬氏文通》至今,已呈現出深層次、多角度的發展趨勢。在已有的研究中,有人稱之為“助動詞”、有人稱之為“能愿動詞”,也有人稱之為“情態動詞”。“助動詞”主要是根據詞語的語法功能來進行命名的,“能愿動詞”則是根據詞語的意義來進行命名的,至于“情態動詞”的說法,主要是深受英語中的情態動詞稱呼的影響。通過梳理,我們發現學界對助動詞的研究主要包含以下幾個方面:關于助動詞的語義,除了《現代漢語八百詞》、《現代漢語詞典》、《實用現代漢語語法》等書對其進行了基本的語義解釋外,還有一些專著和文章對一些助動詞的語義進行了詳細的研究。 魯曉琨的《現代漢語基本助動詞語義研究》(2004)一書中對其中包含的 14個基本助動詞進行了語義分析,把它們分為了三類:可能類助動詞、意愿類助動詞、必要類助動詞。并且對近義助動詞進行了語義語用的對比,以便外國留學生更好地學習漢語。彭利貞的《現代漢語情態研究》(2005)一文從語義學和認知功能語言學的基本理論出發,分析了現代漢語中的情態動詞。王偉的《情態動詞“能“在交際過程中的義項呈現》(2000)一文分析了助動詞“能”的義項.助動詞的語法研究主要涉及的是助動詞的句法功能研究,比如助動詞的否定研究、近義助動詞在句法功能上的區別等。如周小兵的《“會”和“能”及其在句中的換用》(1989)一文討論了動詞 VP 前邊的“會”和“能”及其相應句式;宋永圭的《現代漢語情態動詞的否定研究》(2007)主要從否定角度對助動詞的“能”的語法特征作了窮盡性的分析。 
..........
 
第一章   常用助動詞的確定及分類 
 
明代學者王明德云:“律有以、準、皆、各、其、及、即、若八字,各為分注,冠于律首,標曰八字之義,相傳謂之律母。”①在這里,王明德認為作為“律母”的這八個字與法律規范之間構成的關系為“正律為體,八字為用”,那么為什么它們之間會是這種體用關系呢?原因主要在于“蓋引律者,摘取以、準、皆、各四字,固無事乎取用于其、及、即、若,而摘取其、及、即、若四字時,則舍以、準、皆、各,別無所為引斷以奏爰書矣”②。 雖然在現代法律語境中這些字詞已經基本不再使用,不過,取而代之扮演“律母”角色的字詞依然是存在的,比如“應當”、“可以”、“能夠”等助動詞,這些助動詞或被用來賦予權利,或被用來設定義務,或被用來進行法律評價,有著重要的研究意義。在這方面,古代先賢已為我們做出榜樣,對這些虛詞給予了高度重視,所以我們也須對這些現代法律語境中的“律母”進行探討研究,詳盡分析,這樣才能對司法實踐有所裨益。 
 
一、常用助動詞的確定 
助動詞是按照詞語的功能進行命名的,它們可以用在形容詞、動詞等的前面,表示可能性、必要性或者人的主觀意愿等意義。在英語中,這類詞語通常被稱為“情態動詞”。而在漢語學界也有把“助動詞”稱為“能愿動詞”或“情態動詞”的。其實,這些只是同一事物的不同叫法而已,不管是把該類動詞稱為“助動詞”,還是“能愿動詞”抑或是其他名稱,對本文的研究都不構成影響。  在語言學界,關于助動詞,研究較早且具有公認性的有丁聲樹等著的《現代漢語語法講話》、朱德熙著的《語法講義》和劉月華等著的《實用現代漢語語法》。 助動詞的數目有多少,分類標準是怎樣的,各家都有各家的看法。在丁聲樹等著的《現代漢語語法講話》中,列舉了 16 個助動詞,并把它們分成了三類:第一類是表可能性的,即“能”、“能夠”、“會”、“可以”、“可能”、“得”(dé);第二類是表示意志的,即“敢”、“肯”、“愿”、“愿意”、“要”、“得”(děi);第三類是表情理上、習慣上或事實上的需要,即“應”、“應該”、“應當”、“該”。① 朱德熙在他的《語法講義》中把助動詞分成了七組,其中前三組和丁聲樹的差不多:第一組為“能”、“能夠”、“會”、“可以”、“可能”、“得”(dé),表可能;第二組為“敢”、“肯”、“愿意”、“情愿”、“樂意”、“想”、“要”,朱德熙對這組詞沒有進行意義概括;第三組為“應”、“應該”、“應當”、“該”,表示情理上或事實上的需要。
........
 
二、常用助動詞的分類
關于助動詞及其分類,各家有各家的說法。通過閱讀文獻,筆者發現丁聲樹等著的《現代漢語語法講話》、朱德熙著的《語法講義》、劉月華等著的《實用現代漢語語法》、魯曉琨著的《現代漢語基本助動詞語義研究》等著作中列舉的助動詞及其分類大致相同,即助動詞可分為必要類助動詞、可能類助動詞和意愿類助動詞三大類。① 那么,判決書中的常用助動詞按照它們的主要意義也可以分為以下三類:②(1)必要類助動詞:“應”、“應當”、“應該”、“須”、“必須”、“不得”;(2)可能類助動詞:“能”、“能夠”、“可”、“可以”、“可能”;(3)意愿類助動詞:“要”、“愿”、“愿意”。 必要類助動詞,表示說話人或是從法理、情理角度,或是從客觀現實角度出發對某一命題進行的評價,這種評價強制性較強,一般和義務相關,為命令性要求;可能類助動詞,表示說話人主觀推測或者客觀陳述某一命題的真假,即對命題的斷定;意愿類助動詞,主觀性較強,表示行為主體的意愿。
........
 
第三章   判決書常用助動詞的法律語用特征分析 ....... 18 
一、常用助動詞在判決書中的分布及特點分析 ............ 18 
(一)常用助動詞在判決書中的整體分布情況及特點分析 ........... 18 
(二)常用助動詞在判決書正文各部分的分布情況及特點分析 ............ 20 
二、判決書常用助動詞的法律語境意義及用法分析 .... 24 
(一)必要類助動詞 ............ 25 
(二)可能類助動詞 ............ 28 
(三)意愿類助動詞 ............ 31 
三、判決書中助動詞句的法律功能意義分析 ....... 31 
(一)體現權力 ........... 31 
(二)賦予權利和設定義務 ......... 32 
(三)法律評價 ........... 33 
第四章   判決書常用助動詞使用的特點及相關問題 ............ 34 
一、判決書常用助動詞使用的特點 ..... 34 
二、判決書常用助動詞使用的相關問題 ...... 35 
第五章   判決書常用助動詞使用的相關建議 ...... 40 
一、指導性原則 .......... 40 
二、對判決書常用助動詞使用的相關建議 ........... 41 
 
第五章   判決書常用助動詞使用的相關建議 
 
助動詞是表示意愿、可能性、情理等的一類特殊詞匯,從意義上來講帶有很強的主觀色彩,因此我們在判決書中使用助動詞時一方面要遵循一些指導性原則,另一方面要注意助動詞在判決書中使用時常出現的一些問題。 
 
一、指導性原則 
法官作為一個法律人、裁判者,有其機構身份、中立立場和價值判斷。法官作為判決書的制作主體,在判決書中使用助動詞時需要與其權威身份和中立立場相契合,這樣才能稱得上是一個合格的裁判者。法官是國家權力或是機構權力的化身,其擁有國家司法權及法院系統內部賦予的權力地位。作為判決書制作主體的法官,其在判決書中發表的不是個人意見,所以在判決書中會出現“本院認為”的字眼。必要類助動詞“應”、“應當”等屬于義務性助動詞,而可能類助動詞“可以”則具有授權性質,這些助動詞是法官作為機構權力化身的權威身份在語言選擇上的一個體現。法官是司法公正的象征,而保持中立立場則是法官做到司法公正的必要條件。在判決書中,法官謹慎使用助動詞是法官作為裁判者保持中立立場的體現。 此外,助動詞在判決書各部分中的分布特點,也是法官為了保持其中立立場所進行的語言選擇。在事實部分很少涉及助動詞,只是客觀的陳述。在判決結果部分,嚴格依照法律規定作出判決,語言表述應具有確定性,所以幾乎不涉及助動詞。而在判決理由部分,由于是法官說理,所以會出現一些表示法理上或情理上需要的助動詞。 
.......
 
結   論
 
本文主要對判決書中的 14 個常用助動詞進行了研究,其中對判決書中常用助動詞的分布特點、法律語境意義及用法作了描述性分析,通過這些分析,指出了判決書中常用助動詞使用的一些特點:一是助動詞在判決書中的使用不平衡,這14 個助動詞出現的頻率有很大的差異,呈現出“頭重腳輕”的情形。二是助動詞在判決書中的分布有差異,首先在判決書中的整體分布上,常用助動詞在正文部分出現的頻率高于判決書的首部和尾部;其次,在正文部分的分布中,助動詞多出現在理由部分,事實部分次之,判決結果部分則很少出現。三是助動詞句在判決書中體現出一定的法律功能意義,包括體現權力、賦予權利和設定義務、法律評價。 在對判決書進行考察的同時,筆者也發現了實踐中對助動詞的使用出現了一些值得商榷的問題:一是助動詞“應”在判決結果部分可否出現;二是表推測估計的助動詞在判決理由部分過多出現欠妥;三是助動詞的否定形式以及個別助動詞的錯用問題。針對這些問題,本文提出了幾個建議:第一,判決結果部分謹慎使用助動詞;第二,判決理由部分不要過多出現表推測估計的助動詞;第三,助動詞的否定形式宜為否定詞+單音節詞。 
.........
參考文獻(略)

原文地址:http://www.0887184.live/fxbylw/15789.html,如有轉載請標明出處,謝謝。

您可能在尋找法學論文方面的范文,您可以移步到法學論文頻道(http://www.0887184.live/fxbylw/)查找


百人牛牛游戏规则 吉林快三开奖结果综合 辽宁35选7开奖72期 分析股票涨跌 北京体彩11选五走势图牛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腾讯一分彩开奖记录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信息 今天福建快3开奖结果 快乐扑克3高手心得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选九梦.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