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微暴力致人死亡案件刑法法律分析--以特殊體質被害人為例

來源: www.0887184.live 作者:vicky 發布時間:2020-02-10 論文字數:22582字
論文編號: sb2020012621093829286 論文語言:中文 論文類型:碩士畢業論文
本文是一篇法律論文,文章主要通過案例分析法、文獻研究法、比較法等方法,對相關案例、犯罪構成和相關概念進行比較和分析,對相關理論學說進行概述,分析此類案件定性爭議的根源。

本文是一篇法律論文,本文通過對司法判例及刑法理論諸多學說的分析,除了社會原因外,得出影響該類案件進行定性的主要因素有三個:一是刑法因果關系的認定,二是實行行為的判斷,三是行為人的主觀罪過的認定。

一、輕微暴力致特殊體質人死亡相關概念闡述及同案異判現象

(一)特殊體質含義的界定
定義特殊體質,首先要了解何謂體質?“體質”是中醫理論的概念,由先天遺傳和后天獲得所形成的,具體包括:身體形態發育水平、生理生化功能水平、身體素質和運動能力、心理狀態、適應能力等。而在《辭?!凡o“體質”一詞,但對“體”、“質”分別解釋為:“體”,指身體,“質”為性質、本質。在筆者查詢的資料中,發現并沒有對特殊體質有個權威性的定義,刑法學界更是沒有確切的定義了,更主要的是醫學界對它的解釋,而且不是特殊體質,是特異體質。一種是在學術文獻中的解釋,特殊體質又稱過敏體質,指容易發生過敏反應和過敏性疾病而又找不到發病原因的人,其中一部分是由天生遺傳所致,稱為特異體質;另一部分是由免疫系統對一些對機體無危害性的物質如花粉、動物皮毛等過于敏感,產生免疫功能,對機體造成傷害,稱為變態反應。在侵權法中有一個“蛋殼腦袋原則”,是指某人有一個像“雞蛋殼那樣薄的腦袋”,通常不會對正常人造成傷害的打擊卻會造成對該人的致命損害,這應該是法學對特殊體質最貼近的解釋了。
圖二
筆者認為,在刑事法學中,特殊體質有以下幾個特征:(1)特殊體質,顧名思義就是有別于正常人的體質,主要是指其身有疾病或器官病變,如冠心病、血友病、高血壓、脾臟腫大等,使得被害人抗打擊力或免疫力較低;(2)該疾病或器官病變是社會普通人難以通過肉眼發現的,需要通過醫學儀器檢測方可被確定;(3)該疾病或器官病變在平時一般不會對人身體有害,但在受到外界刺激時,如言語刺激、輕微暴力等,能產生誘發乃至導致被害人重傷或死亡的嚴重后果。
.......................

(二)輕微暴力含義的界定
1.暴力的含義
和特殊體質一樣,刑法中也沒有對“輕微暴力”的含義做過界定,多見于學者的學術論著中。從名詞解釋的角度來說,作為法律名詞的“暴力”指使用武力或人身攻擊或指國家與國家之間的紛爭。而在犯罪學中,有暴力犯罪的概念,是指以“暴力”作為犯罪手段嚴重危害社會的犯罪行為,我國刑法關于“正當防衛”的規定中涉及到這一概念。
國外的刑法中有類似暴力的概念,如日本刑法中強盜、暴行、傷害等,“暴行”,根據其判例,暴行廣義上是指“對人的身體施加不法攻擊”,而沒有附加任何結果的限制條件。拳打、腳踢、推搡自然屬于“暴行”,拽對方的領子也屬于“暴行”,利用激光筆照人都屬于“暴行”。
我國刑法條文中多次出現“暴力”這個字眼,如刑法第263條搶劫罪中“以暴力、脅迫或其他方法’’、269條“當場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脅的”、236條強奸罪中“使用暴力、脅迫或其他手段”、247條暴力取證罪中“使用暴力逼取”,其他的諸如暴力危及飛行安全罪、暴力干涉婚姻自由罪、抗稅罪、強迫賣血罪、強迫交易罪等;還有一些犯罪,雖然法律條文中沒有明確規定“暴力”,但該種犯罪一般都是包含暴力行為的,如綁架罪、聚眾持械劫獄罪,或者實踐中一般都采取暴力實施的,不排除下藥、威脅等相對平和的手法,如故意殺人罪、故意傷害罪等。不過在不同的犯罪構成中,暴力的程度與含義都有所不同。
............................

二、輕微暴力致特殊體質人死亡案件同案異判的原因分析

(一)隨意認定因果關系
當危害結果發生時,要確定行為人應否對該結果負責任,即必須查明其所實施的危害行為與該結果之間是否具有因果關系。我們先來看兩個案例:
陳某甲故意傷害案被告人陳某甲與被害人陳某乙為同宿舍學生。一曰,兩人因口角至互毆,雙方扭打在一起,陳某甲多次用拳腳擊打陳某乙頭部、胸部等部位。之后,雙方被同學拖開。分開后,陳某乙突然倒地,后被送至醫院,經醫務人員搶救無效死亡后。經鑒定,陳某乙符合右冠狀動脈畸形、狹窄合并脂肪心致急性循環、呼吸衰竭猝死,輕微外傷和情緒激動等為誘發因素。辯護人提出陳某甲實施的擊打行為客觀上不足以造成被害人被害人死亡,其死亡主因是其自身的特殊體質。法院判決認為:“陳某甲的行為作用于陳某乙的特殊體質導致陳某乙死亡,陳某甲的行為與陳某乙的死亡之間存在著沒有前者就沒有后者,前者導致后者危險現實化的關系,故應當認定兩者之間存在因果關系。被告人陳某甲對陳某乙的毆打,應當預見到會對被害人造成傷害,仍放任這種結果發生,故被告人行為時主觀上對于被害人的傷害具有故意的過錯。因此,本案并非意外事件,被告人對于被害人的死亡應承擔刑事責任,成立故意傷害(致死)罪”。顯而易見,該判決采用的是條件說。
................................

(二)不區分一般毆打行為與故意傷害行為
在125份刑事判決書中,我們可以看到以故意傷害罪論處的判決高達73件,占據了有罪判決的“半壁江山”,故意傷害罪指故意傷害他人身體的行為。主觀上,要求行為人明知其行為會造成他人輕傷以上后果的主觀“故意”,客觀上,要求造成被害人輕傷以上的現實后果,刑法對傷害有著特別規定,本罪的保護法益應當是他人的身體健康即正常的生理機能氣傷害結果的表現可五花八門,如四肢、器官不全,器官功能有損,如斷手斷腳、腎臟破裂致其萎縮等。
圖一
而一般毆打行為,在我國并不認為是犯罪行為,而是行政違法行為。它出現在《治安管理處罰法》第四十三條,我們一般認為毆打是指行為人采取拳打腳踢或棍棒等工具擊打他人,不論是否造成危害結果,屬行為犯。而許多國家和地區的刑法在傷害結果之下規定了單純以暴力為實行行為的犯罪。如日本刑法在故意傷害罪之外,還單獨規定了“暴行罪”(其暴行的含義與本文中“輕微暴力”的含義相似):實施暴力但沒有對他人造成傷害的時候,處2年以下有期徒刑,或30萬日元以下的罰金、拘留或罰款氣日本刑法學界認為,傷害與暴行兩者在手段上具有共通性,都是對人體的暴力侵害,只是程度不同而已,故意傷害罪可以稱得上是暴行罪的結果加重犯氣換言之,行為人主觀上是有傷害的故意還是暴行的故意,只要造成一定的傷害后果,都不影響傷害罪的定性。而一般毆打行為,在我國并不認為是犯罪行為,而是行政違法行為。它出現在《治安管理處罰法》第四十三條,我們一般認為毆打是指行為人采取拳打腳踢或棍棒等工具擊打他人,不論是否造成危害結果,屬行為犯。而許多國家和地區的刑法在傷害結果之下規定了單純以暴力為實行行為的犯罪。如日本刑法在故意傷害罪之外,還單獨規定了“暴行罪”(其暴行的含義與本文中“輕微暴力”的含義相似):實施暴力但沒有對他人造成傷害的時候,處2年以下有期徒刑,或30萬日元以下的罰金、拘留或罰款氣日本刑法學界認為,傷害與暴行兩者在手段上具有共通性,都是對人體的暴力侵害,只是程度不同而已,故意傷害罪可以稱得上是暴行罪的結果加重犯氣換言之,行為人主觀上是有傷害的故意還是暴行的故意,只要造成一定的傷害后果,都不影響傷害罪的定性。
...........................

三、輕微暴力致特殊體質人死亡案件規范分析........................18
(一)因果關系理論........................18
1.偶然因果關系說........................18
2.條件說........................18
四、輕微暴力致特殊體質人死亡案件的定性...................27
(一)條件說解決歸因的先天優勢...................27
(二)客觀歸責說解決刑事責任認定問題的合理性...................27

四、輕微暴力致特殊體質人死亡案件的定性

(一)條件說解決歸因的先天優勢
前文介紹了幾個學說在認定因果關系時以及堅持因果關系的客觀屬性方面都各有其優點及不足,這些不足在輕微傷害致特殊體質人死亡的案件中尤其明顯,筆者認為,理論高于實踐,但服務于實踐,在司法實務中還是需要一種操作性強的因果關系判斷方法。而條件說正具備此種優勢。
因果關系的首要特點是客觀性,因果關系的判斷標準也應該是客觀的,是不以人的意志而轉移的,從上文的分析中,我們可以看到相當因果關系所采取的因果關系判斷標準——相當性一一參入主觀的價值判斷而非完全采用客觀的標準在純粹客觀的領域對因果關系進行了事實判斷,違反了因果關系的客觀屬性原則。相當因果關系說屬于混淆了歸責和歸因的結合性理論。條件說嚴格從客觀事實出發,它是純粹的因果關系理論,沒有添加任何主觀因素;其次,由于相當因果關系說判斷標準都參有主觀判斷,在實踐中就會因使用者的知識水平、經驗及理解上的不同而有所不同,缺乏統一性,而條件說則簡單易懂,極易上手,能為司法實務提供明確的指導,并且在尋找原因時綜合全面,不會將輕微擊打行為、刺激行為排除在外,防止特定人利用對方特殊體質制造相應條件來達成犯罪目的。
...........................

結語


如本文在開篇所提出的,對于特殊體質的被害人,行為人輕微暴力的致其死亡案件,司法實踐中同案異判的現象屢見不鮮,理論界與實務界的脫節現象也十分嚴重。本文通過對司法判例及刑法理論諸多學說的分析,除了社會原因外,得出影響該類案件進行定性的主要因素有三個:一是刑法因果關系的認定,二是實行行為的判斷,三是行為人的主觀罪過的認定。對于該類案件的定性判斷,首先要運用條件理論來解決“歸因”問題一行為人所實施的行為與被害人的死亡結果之間是否存在事實上的因果關聯關系;接著運用客觀歸責理論來來解決“歸責”問題一分析該行為是否制造了法律所不允許的風險,其死亡結果是否應當歸咎于行為人的傷害行為;再次,通過分析行為人主觀上是否明知被害人是特殊體質來判斷行為人主觀上是否具有“故意”成分,區分是哪種“故意”,通過區分行為人有無結果預見義務和對結果回避義務的預見可能性來認定行為人主觀上是否具有過失,來判定是該案是屬于故意傷害(致人死亡)、過失致人死亡亦或是意外事件。筆者希望可以對于該類案件在相關理論及定性成因方面進行的梳理與分析,可以為在實踐中達成一個相對統一的裁判結果提供一點幫助和啟示。
參考文獻(略)


原文地址:http://www.0887184.livehttp://www.0887184.live/law/29286.html,如有轉載請標明出處,謝謝。

您可能在尋找法律論文方面的范文,您可以移步到法律論文頻道(http://www.0887184.livehttp://www.0887184.live/law/)查找


百人牛牛游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