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期魯西詩歌史研究

來源: www.0887184.live 發布時間:2017-08-11 論文字數:23625字
論文編號: sb2017072710051116801 論文語言:中文 論文類型:碩士畢業論文
本文是文學論文,筆者認為魯西詩歌的發展有著自身的存在歷史和存在方式,所以首先進行的是一種在盡可能地探究歷史事實、盡可能地恢復歷史原貌的工作,也正因為歷史事實、歷史原貌永遠
第一章 新時期魯西詩歌史的分期

第一節 1978年——1986年的輝煌期
首先是 1978年——1985年,以姜建國、張維芳為代表的老一輩詩人為第一分期。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是大家公認的聊城作家的“輝煌期”,老一輩詩人們大多既是黨政干部又是作家。他們大都經歷過文革的跌宕和改革開放的起伏,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提出今后工作重點要轉移到實現現代化建設上來,提出改革開放的大政方針,鼓勵把改革現有體制為己任的文學創作者,以開拓者的眼光去反映正處于時代更迭、百廢待興、社會變革的社會生活。老一輩詩人站在精神領域的高地寫出大量謳歌現實、崇德修身又不乏濃厚詩意的作品。這些老詩人,既以厚重的文學創作豐富了文學苑地,又以他們的言傳身教為后輩作家提供了典范。
一、姜建國
八十年代來,中國的新詩正遭受著西方現代派詩歌的猛烈沖擊,“從何處植根”和“如何植根”成為眾人關注的問題。魯西地區的姜建國作了有益的、有成果的積極回應。詩的堅實來源于生活的堅實。姜建國少年從軍,行過醫,有著豐富的生活經驗,從事專業創作后,仍與各個行業的朋友保持著密切聯系。如果說他創作生涯的前二十年,受浮夸風與“左”的文藝路線的影響,還只是用生活作為政策的圖解,來充實詩的內容的話;那么后十年,也就是從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他開始從這種被動的創作景況中擺脫出來,逐步有了自己對生活的體會與思考。
姜建國的抒情詩主要分兩類。第一類是以民族和文化為主體,借書寫名勝古跡、歷史大事件之筆,闡釋中華大義和民族文化的雙重內容。例如《圓明園》一詩中,詩人將“燒不死的石柱”比喻成“灼傷中國心的驚嘆號”,八國聯軍留下的“百年大火”將圓明園燒為灰燼,留下“站成歷史的背影”沉痛地哀悼著。正是這首《圓明園》,表達了以姜建國為代表的中華兒女面對被蹂躪、被侵略的近代中國時內心的酸痛和悲憤,也正是這一代中華兒女們在巨大的悲痛中挺起脊梁繼續勇往直前開創新的生活。還有《嘉峪關中》秦始皇“關閉著的城門”,《孤柏》中諸葛亮的眼淚,姜建國在有意識地挖掘、吸取且意圖完整地展示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這種用現代意識評說歷史的探索,還原了詩歌與民族文化的某種內在關聯,達到了歷史和現代的完美融合,成為姜建國鮮明的藝術特色之一。
........................

第二節 1987年——2005年的自覺期
其次是 1987年——2005年,以張軍、姜勇、臧麗敏、趙洪杰、孔慶芳、崔會軍、康學森、仇長義、楊吉忠、朱春華為代表的中年詩人為第二分期。在這個時間跨度將近 20年的文學發展歷程中,一批又一批文學青年登上魯西文壇,開始自覺地文學創作。他們中大多年富力強,思想敏銳,進入魯西文學創作視野后,立即大膽地進行了開拓性創作實踐,既壯大了詩人隊伍,又促進了魯西詩歌的多樣性,使魯西詩歌的發展多姿多彩,富有生機活力,并逐漸成為魯西詩歌隊伍的中堅力量。
也正是在這一時期,姜勇和張軍走到了一起,共同謀劃并著手組建聊城地區青年詩人協會。這時候,魯西大地上對文學充滿著期望、對未來充滿著向往的青年男女開始以朝氣勃發的姿態和新潮理念的自信,開始了對魯西詩歌的縱深開拓和深層挖掘。①這里面就包括同一時期的臧麗敏、崔會軍、康學森、仇長義、楊吉忠、朱春華等中年詩人,他們緊緊跟隨張維芳、姜建國老一輩詩人步伐開始且至今依然活躍在魯西詩壇上。下面將以表格的形式進行附述:

..........................

第二章 新時期魯西詩歌創作發展的特點

第一節 道德倫理規范的超常規重視
新時期以來,魯西許多優秀的詩人都喜歡運用詩歌來宣傳自己的主張。優秀的詩歌在呵護人文精神,傳布倫理道德方面具有其他文學樣式不可比擬的作用。其中,諷刺詩歌文體與道德倫理有著不解之緣,可以說,一部諷刺詩歌史就是一部諷刺詩與倫理學的結合史。魯西這片厚土對道德倫理規范的超常規重視,更是滋養了大量優秀諷刺詩歌出現。
1997年底,由張維芳負責組織,詩刊社在孔繁森的故鄉——歷史文化名城聊城市舉辦全國第二屆諷刺詩研討會,研討會最終由聊城市詩人協會成功舉辦,歷時一年。第二屆諷刺詩研討會的規模、影響遠非首屆可比,會議內容也較前屆豐富、深入,討論的話題開始涉及諷刺詩的美學問題。在那個年代的特殊時期,諷刺詩研討會的成功召開,無疑給諷刺詩帶來新氣象,更是起到消除疑慮,增強自信心的積極作用。詩會上,贊揚、披露與批評詩的社會功能和文學價值以及詩人的意識形態與文化素養等問題取得了高度的統一認知。詩會后,出版了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第一套諷刺詩叢書,“玫瑰詩叢”八本(張維芳的《蒺藜花》便是該套叢書中的一本),是我國諷刺詩會乃至諷刺詩領域長足發展的重要標志。自此,在張維芳和姜建國的帶領下,魯西諷刺詩的后起之秀也成長起來。在當時全國的諷刺詩人中,山東占了全國一半,魯西占了山東一半。“打虎英雄看山東,打虎英雄在陽谷”,也許與魯西大地上的打虎英雄有關,魯西詩人用過人的膽識和對道德倫理規范的超常規重視,字字珠璣,句句見血,詩人的以詩為武器來對抗社會的黑暗與某些骯臟的靈魂的正能量在創作中展地淋漓盡致。他們用一首首歌謠體諷刺詩,將中華民族歷來的道德倫理規范涵蓋進去,解釋著人們的行為規范和行動原因;并且依據這些道德倫理規范規定了人們的行為正當性,進而對人們的行為選擇做出相應的指引和警戒,時刻提醒著人們應該擁有正確的價值追求和崇高的人生理想。諷刺詩歌多以短小的歌謠為載體,折射出人生的感悟和對信仰的執著。解放思想,深化改革,現代化建設進程在不斷的加快,經濟高速增長的同時,很多社會問題也在不斷的滋生。環境在惡化,生態被破壞,貧富差距進一步拉大等等一些問題已經迫在眉睫,當人們面對這些問題和威脅,茫然無助的時候,諷刺詩便作為一種輿論武器備受關注和追捧,也開始逐漸擁有更多的受眾,進而培養起了與眾不同的閱讀群體。
.........................

第二節 農耕平原文明的真實書寫
魯西特定的地形地貌和農業文化,讓魯西人形成與眾不同的道德準則,即勤勞勇敢卻又循規蹈矩、保守傳統。這種獨特的道德體現,滲透在九十年代至新世紀的魯西詩作中。隨著時間的推移,老作家們逐漸遠離文壇,魯西文學也開始進入平穩期。“如果說八十年代的魯西詩人的夢想是可以書寫歷史,那九十年代時這一想象宣告破滅了,進入新世紀以來,詩歌的日?;浅蔀橐环N詩壇上的常態。”①這時期的詩歌創作呈現出為生活創作或為愛創作的大趨勢,這種愛一方面是感性而濃厚的,另一方面卻又是單純而淺層次的。很多的詩人,特別是女詩人,她們都近乎偏執地熱愛著自己的故土,無論是以臧利敏、小點子為代表的“矜持樸素”派,還是以翠微、秀紅為代表的“浪漫多情”派,這些女詩人帶著光陰荏苒、青春易老的黯然和悲憐,用詩歌書寫魯西大地篇章,借以抒發小小的感懷與憂傷。臧利敏便在其詩集《我不知道風的方向》中寫遍日常生活中目所能及的小場景、小人物、小感觸,流露出私人囈語般的感傷、迷茫和失落。“舊火爐的炭/有著不盡的光與暖/黑顏色的爆花機在火上一圈圈地旋轉/古老的風箱/用小舌頭吞吐著初夏的風”②詩人的拋開對大人物大事件的聚焦,致力于關注普通的市井民眾,例如賣饅頭的小販、賣爆米花的老者、賣玫瑰花的小女孩,甚至建筑工人或拾荒者等等,他們每日穿梭在魯西街頭,有的生活在社會底層,有的卑微懦弱,有的平庸俗氣,但正是這些無法被復制的平凡影像被臧利敏采集到一首首詩歌中,并沒有描摹大事件大場面,也沒有天馬行空的馳騁想象,而是以悲憫的視角將生活的蒼涼和人生的荒誕濃縮在這個小城常見的瑣碎生活中。更是對這個她生活了四十多年城市熱愛的一種深切又細膩地別樣表達。
但對于“愛”的理解,魯西作家的想法未免過于狹隘,忽略了愛的表達方式可以很熱烈也可以很深沉。例如五四時期的魯迅,他通過文字傳達的愛便是深沉而有力的。魯迅不畏權貴,掀下了無數國民的假面,撼動了眾多權威的地位,但我們能看出魯迅的國民批判卻是基于他對國家深沉、忠誠又凝重的熱愛。魯迅對國民至真至誠又客觀冷靜的愛使其作品更像是站在超然地角度進行客觀評判,而非自我的無病呻吟,而這正是魯迅作品經久不衰的重要原因之一。與之相比,魯西作家對魯西大地的愛則是感性而沖動、單純而淺略的愛,甚至帶有溺愛和偏愛的味道,這種畸形的愛不利于作家對人性的深刻挖掘和對生活的全面解讀。因為缺失足夠的力度與深度,進而文化底蘊不足,那么諷刺和剖析的程度就更加孱弱,范圍也更加的狹隘,僅僅是在低層次徘徊。顯而易見,農耕文化影響下的道德準則有很多局限性,魯西作家應該勇于沖破這種局限的束縛,大膽表達自己,書寫生活。唯有這樣,才能夠直擊詩歌內核,提升詩歌的藝術表現力和審美批判力。
.........................

第三章 新時期魯西詩歌獨特風貌的成因 ......................22
第一節 歷史文化的浸潤 ...........................22
第二節 農耕文化的局限 ...................23
第四章 新時期魯西詩歌史研究的價值 .................28
第一節 地域性價值 .................................29
第二節 規律性價值 ................29

第四章 新時期魯西詩歌史研究的價值

第一節 地域性價值
我們平時大都注意研究文學大家,不過,要描繪文學演進的全貌,尤其是描繪文學演進中的復雜性和多樣性,一些地方小家也應該納入我們的研究視野。文學大家的影響范圍廣,且自身兼有獨一無二的藝術品格,而地方的文學小家也有著區別其他大家獨特而又耳目一新的魅力,在自己的流域表現出綽約的風姿。本課題首次以文學史的概念,將魯西詩歌發展納入研究對象,對新時期以來魯西詩歌的發展做全面細致的梳理。關于此論題,目前研究界尚未產生系統的碩博論文,也無此類研究專著,所以,進行新時期魯西詩歌史研究,是有其深厚的地域性價值即魯西特色價值的。
新時期魯西詩歌史研究的地域性價值首先體現在對魯西文化的展示和豐富。文學是文化最忠實也是最有效的守護者。魯西詩人們對魯西水土的書寫,對魯西現實的關注,對魯西命運的思考,都是可以剝離其詩歌作品于表象存在中探尋到的某種深層次的抽象的東西。魯西文化為魯西詩人們提供了大量的創作源泉和靈感支撐,同樣的,新時期魯西詩歌史的研究也真實地再現了新時期以來魯西文化的發展演變。正如對魯西歷史文化、農耕文化、黃河文化與運河文化、本土文化與外來文化如實的一一客觀呈現,我們看到了對大自然的尊重和熱愛、對真善美的追求、對質樸單純人性的向往,同時也不可避免地察覺到魯西文化單純背后的保守固執和不思進取。通過研究發現,無論是對人情倫理的傳統強調還是故步自封背后的缺陷不足,這些詩人們一直試圖在字里行間尋求深度探尋和解讀,他們能夠對魯西文化給與深切的關注,對新時期以來的社會變遷用敏銳的視角進行捕捉,對新時期以來的文化作出細致入微的體現,從而用筆下的詩歌與其內在靈魂進行勾連通接。這種對地域文化的完整展示和深入拓展,是其他非地域文學類型難以涵蓋也無法企及的,這便是其獨特的地域性價值和文化意義。
...........................

結語
在原始農耕文明和更為先進文化相沖擊之下,魯西詩人內心的掙扎和焦慮,那種由大地到擺脫大地的抽痛更可以產出更深刻的作品。躬身于這片魯西大地,靈和肉、血與情都深深的扎根在魯西深厚的土地中。不過單單僅是對從前農耕文明的追思和對民俗鄉情的美好憧憬,是出不了好詩篇的。把思路再開闊一些,格局再升級一層,可以借鑒外國民族的佳作,不拘泥固守著的傳統文學陣地,完全有與世界詩人比肩的潛力。
意大利作家伊塔洛 卡爾維諾曾說:“我對文學的未來充滿信心,因為我知道世界上只有文學才有其特殊的方式來表達我們的感情。”我對魯西的詩歌,懷有同樣信心。
參考文獻(略)

原文地址:http://www.0887184.live/wenxuelw/16801.html,如有轉載請標明出處,謝謝。

您可能在尋找文學論文方面的范文,您可以移步到文學論文頻道(http://www.0887184.live/wenxuelw/)查找


百人牛牛游戏规则 香港马免费、资料 fg美人捕鱼攻略 12126期浙江20选5 快三大小规律破解图 下载股票交易软件 浙江体彩6汁丨开奖公告 申城棋牌上海斗地主? fg美人捕鱼官网免费版 温州麻将游戏 体彩七星彩中奖规则和奖金